狐糖

沉迷宝石无法自拔!

法斯中心粮多杂吃!冬巡组白月光!

【朝耀】我和我家那只猫

      


      在最一开头,我希望我可以用“我的爱猫”来称呼我家那只猫,尽管如果我当着他的面这么叫他,他一定会用毛茸茸的大尾巴扇我一巴掌。并且或许,这句话也不太适合来形容他,因为他根本就不像一只猫。那么我们还是遵从我那丝毫不会起名字的姐姐的意愿,叫他王耀好了。

      王耀是一只猫——当然这是一句废话,因为如果他是一只金丝雀或者一些其他的东西的话,我的姐姐一定不会把他捡回来的。这只猫寄存在我的家里,也就是我和我大学同学的宿舍里面。学校有过明文规定不让养动物,还好我的舍友也是一个被王耀驯化了的猫奴,他是绝对不会向学校告发的,除非他想一辈子都摸不到王耀的肉球。王耀很乖,我上课的时候他多半都在睡觉,最多也就是出去绕一绕。我不知道这个高贵的皇上在巡视他的国土的时候有没有被人发现过,不过就算被逮着了,他也一定会出逃来赶上我们的晚饭。这点我敢保证,他从未错过一次饭点。

      他经常不满意我们的伙食。每次到了他的御膳房巡查的时候,喉咙里面就会一阵阵的发出咕噜的声音。这是他表现不满意的讯号。如果这个时候我不做点什么来表示微臣对皇上的忠心的话,那么到了明天我一定会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被拖去上他的早朝——也就是三四点钟爬起来,给他做顿丰盛的早餐。为了把我招呼起来,他可算是费尽心思,比如用他刚刚脱离磨牙期的小乳牙一下子咬住我的脸,我就会大叫着跳起来。不过我的皇上似乎丝毫不会在意他这位英俊的大臣会不会破相,而被同班同学嘲笑。跟他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我渐渐发现,这家伙对炸酱面的酱料十分的热衷。我曾经上网搜过猫究竟能不能吃炸酱面,回答无一例外的是如果你不想让这只猫死无葬身之地的话,管好你爱猫的嘴,让他别碰那些东西。所以我小心翼翼的把包括酱料在内的炸酱面列入了我们家的禁食行列里,这一度引起了他的极度不满。而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茶不思饭不想的。不过为了他的健康着想我还是打算坚持下去。但是我的舍友明显接受不了这小家伙一哭二闹三发飙的软磨硬泡,在我晚自修的时候偷偷摸摸的给他做了面酱吃。等我回宿舍的时候他正用湿巾擦着王耀的嘴巴。王耀很享受的喵喵叫着,见我进来了他挑衅的看了我一眼——看吧看吧,你这对皇上不忠的大臣,朕已经明白了你的图谋不轨,好在朕有更好的大臣来辅佐朕。

      不过这样做的后果他可是没有想过,当天晚上我就听见他在他的小窝里面不停的叫唤,只好开了灯去看看他。发现他浑身是汗的在窝里面打滚,面色愁容中艰难的睁起眼睛来看我,然后用尽全力挺了挺小身板来向我证明他没问题。这种关头这个小家伙还在表现他身为皇上的威武不能屈的架子,我也拿他没辙。只好认命的套上了衣服,冒着大半夜两点半的冷风抱着他出去寻医问病。我那辆小电驴子咯吱咯吱的响,把他放在后面的纸箱子里面也是挡不住风的,我怕他着了凉,就拉开羽绒服的拉链把他放进我的衣服里面贴着我的衬衫,为了避免这小家伙掉下去,我还得弯曲着膝盖支撑着他的滚烫的肚皮。这肯定是一个不安全的姿势,所以直到现在我还很奇怪为什么当时他没有掉出去。我保持着这种别扭的姿势很长时间,等到了站的时候我的腰已经酸疼不堪,而这小家伙在旅途中睡的可好了,浑身热乎乎的,就像黑色的暖手宝一样。

      当时的我一定会让王耀感谢我认识一家二十四小时开店的宠物医生。不过王耀肯定也会用他那大尾巴抽我,顺便骂骂咧咧的问我,既然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还要绕那将近两个小时的路?

      这不能赖我,因为那宠物医生确实给人的印象不深刻,我在路上仔细想了很长时间也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我是在一场讲座上认识他的,当时他还没开始干医生这一行,直到我把王耀送过去让他就医的时候他还犹犹豫豫的在继承家里的枫糖生意和宠物医生两个选项中抉择。王耀的到来似乎给他指明了一条路,让他一改前态,毫不犹豫的选择要当一个宠物医生。后来几次我带着王耀去做检查的时候,他总会跟我提起王耀对他人生的影响之大。要不是那天夜里看见王耀那么虚弱激发了他救死扶伤的医者灵魂的话,想必他这一辈子都会混混沌沌的卖他的枫糖。

      那天晚上他很快就给王耀做出了检查报告,只是因为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所导致的。我对这方面丝毫不了解,听了跟没听一样。只记得他把王耀带进手术室鼓捣了一会儿就出来了,叫醒昏昏欲睡的我,告诉我绝对不能再给王耀吃这些东西了。我保证我绝对不会给他吃了,只是回家以后我要好好的教育我那心软的舍友,再也不要受了这小妖精的蛊惑满足他耍赖的要求。回家以后王耀似乎也明白了美食一时嘴快,事后身体难受的道理,即使看着我和舍友吃炸酱面的情景满嘴口水,也努力的把口水咽下去,给我留下一个孤高的背影,似乎在说——这种庶民吃的东西,朕才不会去贪……喂喂既然知道我不能吃就不要在我面前把面条吸溜得那么响了。

      王耀的来历我想我应该和你解释过,他是我姐姐捡回来的。我姐姐虽然是个浪迹天涯的背包客,但在她漫长的旅程中总会抽时间来看看我,顺便给我带一些她所谓的特产。上次从莫高窟旅游回来后她很激动的给我了一块脏兮兮的手绢,说这是几千年前哪个皇上用过的宝贝,值多少多少钱。于是我很小心的收好,不知哪次收拾杂物的时候翻出来才发现上面写着Made in China几个大字。王耀也不例外是她和那帮驴友步行丝绸之路的途中偶然捡到的。她在电话里很激动的跟我说,这家伙绝对是个稀世珍宝,让我回来当祖宗好好养着,不然她可饶不了我。我现在能很有底气的回答我的姐姐,那可是当然的,这位皇上就算是骄奢淫逸,花天酒地,不理朝政,微臣也好好地供奉着他。至于那块所谓皇上用过的手绢也终于派上了用场,被我塞给王耀当窝垫了。也许多少年后拿出来一看就会升值了,因为他确实是我的皇上用过的手绢,即使上面还沾着洗不掉的猫屎。

      当我的姐姐第一次把王耀放进我的手里的时候,我还很惊奇的动动手指头,抚摸着这个不足我一个手掌大的小家伙。他当时很可爱,黑里泛光的小身子攒成一个小球,大眼睛眯成一条缝,闪着琥珀色的光芒。胡须在嘴角一颤一颤的,鲜红色的小舌头舔舔我的手指,酥麻的感觉就传遍了我的全身。王耀有一种特别的驯化人的能力,他很好的利用了他可爱的优势,让我鬼迷心窍的收养了这个日后让我愁白了头发的小家伙。当时王耀还不叫王耀,姐姐一个劲地喊他臭蛋臭蛋,然后扭过脸就对我讲中国人都说贱名好养活。不过这个名字实在是破的让我觉得掉价,于是特地去找了古汉语文化的讲师王春燕起名字。

      王春燕在学校里也算是比较风靡的讲师,反正她的课从来都是人满为患,不存在有空位置的可能性。我从来没上过她的课,也是怕人多也是由于自己汉语学不好的复杂原因。所以说我去找她给王耀起名字的时候起了一身的汗,这位大讲师可能压根没时间来处理我的私事。可是当我把王耀往她前面一抱,她马上把手里所有的文件都推到了旁边的桌子,一下子托住了王耀的小身子,眼睛中闪着亮晶晶的光。为此我不由得感叹王耀吸引人的功力倒是一顶一的高。她听了我的要求以后陷入了沉思,想了好久才说:“要不要叫王耀?”我说这个名字有什么典故,她摆摆手说:“其实没有什么典故的,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叫什么名字都好听。王者荣耀嘛,别跟我说你没玩过这个游戏。”我为这位外人都说严肃认真的讲师的脱线感到无力,决定回家自己起一个好听的名字。比如说Oli或者Kridge,这些都是不错的名字。但是我的姐姐似乎与这位讲师的想法完全一致,高呼王耀这个名字如何如何的帅气。最后从了她的心思,我不得已叫这个小家伙王耀。一开始还吐槽吐槽这名字叫着不利索,但是没过一段时间就觉得这名字与王耀实在太般配了,相比之下别的名字根本都是渣渣。因为只有这个名字能突出王耀那种皇上的气宇昂扬来。怀抱着对王春燕讲师的崇敬之情,我试着去听了听她的古汉语课,结果发现真的好的没边。于是第二学期我果断报上了古汉语的专业,每周三起的大早去那里占座挤课。

      我坚信王耀是一只有灵性的猫,而且他一定比任何一只猫的灵性都高。如果说别的猫有九条命的话,那么王耀一定有九百条命。他又活泼又好动,闹起来可以把宿舍的天花板都掀起来。但更多时候他又非常的安静,趴在我的桌子旁边看我写我的论文或者读上一本什么书。他经常在我把电脑键盘敲得很响的时候跑到显示屏前面,拿着他的小爪子拍拍某个位置,我就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往往不是什么错别字就是语序的问题。他比我都懂,于是在我慌慌忙忙改正的时候他经常会抖抖耳朵翘翘尾巴,从鼻孔发出笑声来表示对我的不屑——有你这么个愚蠢的大臣真是朕三生不幸,不过还好你遇见的是我,我这么聪明就能照顾照顾你了。

      他要是开心了,便会蹦蹦跳跳的从窗户那里往下张望,观摩着底下的任何事,他总能找到很有趣的事情。比如上次有个小伙子跟姑娘表白,就在他的正下方,于是他很大声的喵喵叫,那小情侣都抬起头来看他。他很开朗的摆摆手,丝毫没有当了电灯泡的自觉。我只好红着脸把家伙从窗台抱下来,对破坏了那对小情侣的浪漫氛围深感抱歉。

      有的时候我会逗逗这个家伙,王耀对于逗猫帮和狗尾巴草丝毫不感兴趣,任凭我在那里撅着屁股傻兮兮的冲他挥舞半天,他也只是很鄙视的舔舔爪子转身就走,言外之意就是在嘲讽我的智商。我对这个少年老成没有童心的猫去了希望,觉得天地之下都不会有让这只猫变的童真一点的物什了。直到有一天我的舍友从他老家探亲回来,给王耀带回来了一个足足比他大上一圈的凯蒂猫玩偶,这家伙几十年如一日的不屑表情终于崩塌,在玩偶的肚子里滚来滚去,那大半年王耀见了玩偶比见了我还亲。不得不说没了这个小家伙陪着我我的论文写错了很多地方,终于我意识到跟一个玩偶吃醋的感觉实在不爽,于是我拿起了马克笔在凯蒂猫的大脸上画上了一个歪歪的嘴巴,完工之后我认为王耀就会离这个玩偶远远的,谁知他看了被我加了料的玩偶后更加激动,恨不得把这个大东西一口吞下去,连撒手都不撒手。他看着我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不屑的笑笑——愚蠢的人类啊,以为这样我就会放弃我的凯蒂么?

      不过他似乎考虑到了我孤家寡人独守空房的感受,恢复了每当我做作业的时候都在我桌子上趴着,然后对我依旧歪歪扭扭的汉字嗤之以鼻。我只好转移话题说,吾皇今晚想吃点什么呢?他便抬起一只爪子拍拍我的手背,肉球很有弹性的动了动。他说,我要吃楼下下超市卖的豪华金枪鱼罐头,你要是买不回来我就再也不搭理你了。

      所以我开始思考究竟是我养了一只比人聪明的猫,还是他养了一个比猫还笨的人。对于谁是主人这个说法我们都不在意了,只要我俩呆在一起,一个猫一个人,挤在窄窄的写字台上再橘黄色的灯光下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也许就够了。

      我不知道他还能活多长时间,但是我知道我的寿命有一百年,他顶多只有二十年的寿命。我要是不陪着他,那我这一百年可能连二十年的意义都没有。




FIN.




★这纯属扯淡,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而写的。我没有养过猫,也不知道怎么养,所以写着玩玩儿有很多的BUG,鞠个躬道个歉qwq王耀已经彻底被我写得有灵性了,好像不能当一只猫看待了……

似乎会有后续……的吧?

第一视角是亚瑟,当然表现得不是那么明显,于是私心打上了朝耀的TAG,如果给各位看文的造成了困扰真是抱歉。再次鞠个躬道个歉。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