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糖

沉迷宝石无法自拔!

法斯中心粮多杂吃!冬巡组白月光!

【业渚】故事人生

☞即使渣文笔也依旧过来秀智商下线\(//∇//)\
☞一个温暖人心的故事x
☞这儿芷柔www

赤羽业有一个愿望,他希望可以当上政府官员——其中大概有一半是为了中二的表现控制别人那种孤高气质,一半是为了更好的贪污腐败。

但他最后还是没当上政府官员。他毕了业就随乌间进了警校,他也没怎么感谢这位帮他引荐的老师。他平平淡淡的当上了个普通的警校教官——其实不普通了。那所警校因他这样的魔鬼教官得以名扬。当学校提出给他升官的时候,这般爱财的赤羽业不可思议的拒绝了。

于四十岁那年,赤羽业觉得再不结婚就老了,他开始奔走于相亲现场。说到底,他很讨厌结婚——但他又迫切的渴望能有一个当他回家以后会给他做好饭的伴侣。期间不排除赤羽业已经吃腻了泡面和速食快餐。后来出乎意料,他真的娶回来了个漂亮的媳妇儿。大眼睛,薄嘴唇,水灵灵的蓝发。惊奇的是这姑娘长得很符合大众的审美,可以用女神来测评。赤羽业终究还是过了中二的年龄,猎奇也提不起兴趣了。

婚礼办得不大,请了女方的几个闺密和家长,赤羽业这边儿只找了他初中的同学罢了。不过到后来也没来几个。中村莉樱是闹得最欢的那个,这么多年了她也没怎么变。她拉着女方,死活要扒出这姑娘到底是怎么看上赤羽业的底细来。念在她喝多了,赤羽业没管她。

婚礼结束的时候,赤羽业难得的收拾了一下大家送回来的请帖。茅野枫把请帖给他的时候他头也没抬,只是安然地接过了茅野枫递过来的两张请帖。

一张是茅野枫的,一张是潮田渚的。

赤羽业拿着潮田渚的帖子看了半天,想了想发现是自己忘了,本来就不应该写这请帖的。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把请帖扔进了垃圾桶,又把垃圾桶里的杂物扔到了回收站。

日子就这么过。他还是那个人称的魔鬼教官,平时以罚罚学生为乐。过个十年二十年和同学聚一聚,聊聊以前的事儿,喝的烂醉约定好下次再见,结果忘得一干二净。

他和老婆生了个孩子,蓝发,随妈。起名字的时候他想也没想,大手一挥就报了个名字上去。当他发现改不了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写的是渚。

渚就渚吧。

也算是了了他一份心事。

于是赤羽渚渐渐长大,赤羽业渐渐老了。

后来的后来赤羽业老得走不动了,只能坐在床上翻看曾经的相片。隔了六十多年他才回想起杀老师和三年E班。他感慨当时的年少轻狂,吐槽自己的中二病,到了最后他觉得累了,就把相册合了起来躺在床上。

据说人在死之前都会想起这辈子最记忆尤深的过往。赤羽业半虚着眼睛,他发现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不,在想到这个念头的时候,又有什么在他脑海里复苏了。

潮田渚死了,死在毕业典礼上。那家伙一直想安安全全地毕业,结果后来心脏病突发死在了他心心念念的毕业仪式上。

没劲。

赤羽业闭紧了眼睛。他等了一辈子想看看死之前是什么样子的,结果他只回忆起这种琐事。

赤羽渚回家的时候发现他爸爸死了。办了葬礼,把赤羽业火化了埋进土里,这世间就再没有一个叫赤羽业的人了。

赤羽业到死还是忘了一件事。

赤羽业爱潮田渚。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