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糖

沉迷宝石无法自拔!

法斯中心粮多杂吃!冬巡组白月光!

阖上眼睛前十秒

※也许是接上目前换腿后的剧情,嘛,反正也只是毫无意义的恋爱脑幻想而已,接在哪里都无所谓了。

※戴亚x法斯

※喝茶文

真是有够倒霉的。

被月人的箭射中脑门的时候,裂纹从箭孔开始一路向下,铺着白粉的面庞一分为二,细小的裂痕在一点一点扩张,眼眶崩塌,晶体眼球被挤了出来。法斯这个时候还想着,幸亏眼球没碎,庸医说最讨厌给我拼眼球了;而且,说不定还能看到我是怎么被装进月人的那个锈迹斑斑的盆儿里的。

“法斯——”

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法斯法菲莱特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个声音是谁呢。波尔茨?不,他可不会做一边跑一边大吼的这种有失帝王气场的举动;是八八和三四么?也不对啊,也没听见那种立体电音似的二重唱啊;还是辰砂?算了吧,就算自己真被带走了,他估计也不会多为自己难过。兴许是身体四分五裂了,尚且还能活动的大脑也迟钝了起来,在所有人模糊的面孔上慢悠悠地绕了一圈,也认不出究竟是谁了。于是他只好半阖眼睛。本想叹一口气,却感受到自己的下巴濒临脱落。

“啊,是谁都无所谓了。”

他那只要掉的眼球看见了月人下一波攻击。觉得这次估计连眼球都留不下来了。还没等脆弱的自己的身体发出新的清脆的裂缝声,首先听到箭击打在坚硬晶体上沉闷的声音。他提起精力瞥了一眼,看见了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七彩亮光的美丽的宝石。

他有着彩虹色的光芒。是戴亚。

他可真美。战斗的时候修长的手臂和腿划着优雅的弧度,铁剑在手中旋转时带起的旋风吹动着他漂亮的头发。他没费多少力就击退了这个旧式小规模月人。他拍拍沾在白色丝袜上的灰尘,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法斯的一只脚。一边把剑收入剑鞘,一边走过来蹲在法斯的头前面。

“已经没问题了哦。”他说着,用手轻轻抚摸着法斯脑袋上密密麻麻的裂痕。他带着白色的手套,动作依旧极轻极小心,生怕再给千疮百孔的磷叶石加上一道无害的伤。

戴亚总是这么温柔。他从来不会因为那些愚蠢的错误责怪他。单一晶体钻石的硬度是十,韧度有二,这和戴亚极其相衬。明明有着不输别人的强大实力,内里却依旧是一个温柔又善良的天使般的石头。法斯想起每次他跟戴亚提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戴亚总是会露出令人惊艳的微笑:“因为法斯很受大家宠爱啊。”

哪里受大家宠爱,明明就只有你宠爱我啊。

如果救场的是波尔茨,顶多说一句,等会援军就过来了,没事儿别给大家增加工作量。

如果救场的真是辰砂,大概也仅仅会用看渣滓的眼睛瞅自己一眼,然后仿佛害怕染上什么病菌一样匆匆离开。

法斯本想多列几个排比句,但他太累了,他已经谁都记不起来了。他还想说说议长,庸医,摩根和透,但是一瞬之间又分不清谁到底是谁,于是他想过辰砂以后就没有再幻想下去了。

“戴亚,还真是温柔呀。”

法斯说着,这次彻底阖上了眼睛。

评论(10)

热度(71)